口述:和房东同居后还被催租我该咋办……【单身寂寞男女-云家社区】 – 云家社区

口述:和房东同居后还被催租我该咋办……【单身寂寞男女-云家社区】

出租屋总有太多故事发生,必须有什么发生才有意思。不得不承认,这是一种变态想法。见到老房东司徒海,你会为中年男人悲哀。你咋把自己变成那样?邋里邋遢,手指甲又长又脏。地中海、啤酒肚,说话起来唾沫横飞。我不喜欢和他打交道,直至他儿子――司徒涛从外省回来。

之后的租房合同,都是司徒涛负责签名。逗弄这个少房东,是我生活中为数不多的乐趣。他看起来憨厚老实,但不经意间流露的匪气还是如此明显。男人不坏,女人不爱。况且,我也不是什么好女人。几年前,被贴上“小三”的标签后一蹶不振。背井离乡,图个清静。

偶尔悲从中来,难过得笑出眼泪。二十五岁生日那天,我独自在酒吧喝得醉意醺醺。竟然没有带钱包。我在这座陌生的城市谁都不认识。手机存来存去都是公司同事,以及老房东少房东的电话。不能让同事知道,我在公司还算是记录良好的女子。那,只能找司徒涛了?“喂?”

电话顺利打通,轮到我不知所云。大概是说,请带钱到某个夜店的某个角落。我、叶然,等着救命。司徒涛是个夜猫子,他也时常出没各种酒吧尽兴而归。也看过,他带一些素质不怎样、玩过就算的女人回去。当其时,我总在想:“凭什么,我苦哈哈的过日子?”放纵,也放不开。

“下次,你喝酒找我嘛。”打的回去的途中,司徒涛使劲抱怨。起初,我有些不省人事。路途颠簸,又清醒过来。蓦然发现,自己整个人横睡在司徒涛的腿上。伸手摸了摸他的下巴,挑逗着问:“那什么,兔子不吃窝边草。”“近水楼台有便利嘛。”他娴熟的,顺势握着我的手。

司徒涛回来之后,司徒海搬去郊区别墅。这老家伙觉得,那边空气好、适合养老。这边五层楼若干出租屋,交给自己儿子全权打理。也是,司徒涛肆无忌惮的主要原因。那个晚上,他没有将我送回自己的屋子。我也没有拒绝,半推半就的发生了关系。笑,尘世间的沦落也就这样。

接下来的两个月,我开始了与司徒涛的同居生活。有我的存在,司徒涛夜晚几乎不再出门。或者,他是不错的情人。除了不是夫妻关系,夫妻该做的不该做的事情我们天天在做。然而,那天司徒涛竟然催我交房租:“叶然,咱们一事归一事。房租,七折吧。是时候,汇过来了。”

内心无比难过,我不是在乎钱。默默穿好衣服,转身出门……

请关注:云家社区   ngnhome.com  单身寂寞男女  ngnhome.com/category/jimonannv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